当前位置 : 首页 > 言情 > 盲绣

更新时间:2021-02-23 12:09:47

盲绣 连载中

盲绣

来源:落初 作者:折杨柳 分类:言情 主角:桂花桂花树 人气:

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《盲绣》的小说,是作者折杨柳创作的言情小说,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,比较不错,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。本书主要讲的是:杜妍是个瞎子。父不亲,母不在,唯一的胞弟还被养歪了。好在,上天关了她眼睛的窗户,替她打开了刺绣的大门。宅斗?不怕。商斗?好的。卷入朝廷纷争?没关系。  某男:别怕,谁惹你,我帮你欺负回去。

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果然。

不等县令夫人询问,县令已经一脚踢了过来:“你这个畜生,竟然做出这样下作的事情。”

在县令的叙述中,县令夫人明白了,去杜妍那里的歹人,正是自己儿子指示的!

她身体一晃,几欲晕厥过去。

怎么,怎么会是自己的儿子!

“平日里我对你实在是太放纵了!”县令闷声道:“你知道那杜妍什么人么!”

男子小声嘀咕:“不就是个乡下人。”

“哼,”县令冷哼,“乡下人?那是济州杜府的嫡出大娘子!”

因为查这事,他遇到了两个乡间妇人,妇人自称是院子的主人,只是那两个妇人眼神躲闪,在他的审问下,终于交代,这院子是济州杜府先夫人的陪嫁。

“济州杜府的嫡女?”

听闻杜妍身世的县令夫人从最开始的惊讶到后来的平静。对于杜妍,她一直都猜测应该是富家人家的小姐,那种礼仪气度,并不是随随便便一个普通百姓能培养出来的。

“明明是大户人家的姑娘,竟然沦落至此。”童妈妈也是唏嘘不已,大户人家的腌臜事情实在是多的数不清,杜妍的生母已故,继母不慈也是常见的。

“幸好当时没有酿成大错。”县令夫人心有余悸,要是儿子指示的人真的对杜妍做了什么,那后果不是他们可以承受的。

好在她们主仆也不知道此事是儿子所为。

“逆子,从今天起你就给我待在祠堂反省,什么时候想通了,什么时候再出来。”

县令夫人嘴动了动,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。

儿子自小娇惯,纵然做事荒唐,也从没对他惩罚过。此次就全当一个教训吧。

对于淮水县后来发生的事情杜妍并不知道,此刻的她正倚在马车上,闭着眼休息。

半夏在一旁整理着小包裹,她们本就没什么东西,娘子又谢绝了县令夫人的赠送,其实东西真的很少。

“娘子,我们为什么不上京城呢。”半夏低声问道。

杜妍的眼睛动了动,慢慢睁开,眼前一片黑。

“京城离这里实在是远,我们两个,有些危险。”杜妍的声音也很小,只有半夏一人能听到。

半夏似懂非懂的点点头,娘子这样说也不是没有道理,如果是前往京城,怕是中途要换几次车,现在去的是娘子的外祖母家,娘子的外祖母最是疼爱娘子,如果能由她送她们去京城,肯定要安稳许多。

苏州城离这淮水县,如果快马加鞭,应当在这日落前就能赶到。不过这是马车,等到了苏州城只怕也快入夜了。

“半夏,你说外祖母还会记得我么?”

“会的,会的,老夫人最疼爱娘子了。”

等到主仆两人到达苏州的时候,已经是夜幕降临。

苏州城内下着小雨,落在青石板的路上发出清脆的声音。

比起淮水县那个小地方,苏州城无疑要繁华的多,只是这个时辰,大多数店面都已经关了。

杜妍的外祖周家是这苏州城内有名的商户,开了几家酒楼,在乡间也有不少田顷还有一些小铺子产业。

母亲周氏排行第三,上面有两个哥哥,下面是三个弟弟,也正因为独周氏一个女儿,所以周氏自小就是极得父母宠爱的。

周氏一直到十七岁还未婚配,来提亲的人大多都是商贾之家,周氏总觉得那些男子太过精于算计,看着她的目光倒像是在审视货物一般。对此,周氏的父母也不曾着急,甚至希望将女儿多留在身边几年。

一次偶然的游湖,周氏邂逅了杜妍的父亲,那种浓浓的书卷气息让周氏一见倾心。

周氏出嫁后,给杜家带去了丰厚的陪嫁,肚子也很争气,过门不久就有了杜妍。奈何造化弄人,杜妍天生眼盲。

杜父很快就纳了妾。

有一就有二,有二就有三。

“娘子,城门快关了。”半夏出声打断了杜妍的回忆。

“一会你就说是周家的女眷,守城将领放行应该会快些。”

果然,守城将领一听他们是周家的人,立刻便放行了。

“娘子,这苏州城内难道只有老夫人一家姓周么。”半夏挠挠头,很是有些不解。

杜妍笑道:“你如此理直气壮的说自己是周家的人,那守卫也自然会把你当做最有权势的周家。”

外祖父虽然是一介商人,但是大舅和二舅以及五舅却是考取了功名。至于官职有多大,杜妍却是不甚了解。

车夫到了苏州城便不认识路了,杜妍也没有为难他,让半夏取了银两予他便让他离开了。

“半夏,你可还记得路?”

她是一个盲女,对这苏州城内是半丝记忆也无。

“娘子,半夏记得的。”半夏四处张望着,拼命回忆。

她们上次来还是五六年前的事情了,外祖母对杜妍想念的紧,杜父才勉为其难将她们带过来。

半夏看了一圈,心里有点打鼓。上次来的时候是白天,怎么晚上的苏州城和白天的全然不同了呢。

见半夏许久没有说话,杜妍也猜到她忘记了路,只是这晚上城门附近没有什么人经过,天上还下着雨,主仆二人有些狼狈。

“娘子,娘子,我看见了,那边有那个石板桥!”半夏惊喜的指着前方,走过那石板桥再走上一程路就是老夫人家了。

杜妍自是看不见半夏的动作,她只是点点头,让半夏扶着往桥的方向走。

正常人走快些只需两刻钟的路程,两人硬生生的走了半个时辰。

“娘子,你快看,前面那个高高的牌坊就是正门了。”半夏抹了把脸上的雨水,兴奋的道。

杜妍抬起头,她什么也看不见,但是她能感受到半夏的欢愉,她没有说破,反倒是配合的点头“那我们就是快到了。”

周家的大门紧闭,门前挂了两个大红灯笼,借着灯笼的光能看到牌匾上写着财源广进四个大字。

“敲吧。”

半夏响亮的应了一声,手有些颤抖的举了起来。

砰砰砰的敲门声在寂静的黑夜格外响亮。

**********

有关为什么不给县令之子一个狠教训,主要因为县令夫人是好人,折子实在不忍心让一个善良的母亲遭逢太大的痛苦。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灵异小说
  5. 热门作者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