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 : 首页 > 历史 > 资宋

更新时间:2021-02-19 14:13:42

资宋 连载中

资宋

来源:落初 作者:兰江观鱼 分类:历史 主角:沈敏宋 人气:

火爆新书《资宋》是兰江观鱼所创作的一本历史风格的小说,主角沈敏宋,书中主要讲述了:时代的潮流浩浩荡荡,顺之者昌逆之者亡,今日大势在我。

...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在洪遵看去,这名头戴席帽而出的白衣少年虽风姿不及士家子弟,但谈吐进退却绝无小民之畏缩。特别是其一双眼睛清澈如井,既无愚鲁麻木之气,也无油滑之机巧,在这群盗贼之中实属少见。

而且更让他意外的是,当这位沈家三郎出来之后,跟在他身后的保安社头领们便主动纷纷叉手向其行礼,“三郎、三哥儿”的叫了个不停。只是他们言辞虽然叫的亲切,但阅历丰富的洪遵又怎么听不出,这些头领语气中含有的些许忌惮之意。

就连那位被沈社首指使去叫人的沈家二郎,看到了这个弟弟之后,也自动的站到少年的背后去了,好似他才是兄弟两人中较小的弟弟一般。

听了二哥沈师在耳边的小声介绍,沈敏好奇的打量了一眼穿着绿袍乌纱的洪遵。大宋的官员他率军围住泉州城时已经见过几个了,不过倒是没有一个如眼前这位官员这么沉稳大气的。那些官员要么在他面前摆出汉贼不两立的架势,要么就是滑不留手的老油条,让沈敏生出了福建官场确实无人矣的感觉。

沈敏看过了洪遵之后,就对着这位30出头的青年官员随意的叉手问候道:“中国百姓沈敏,见过洪官人。劳累官人跋山涉水来此,却是我保安社的不是了。”

他的随意态度让洪遵的眼皮跳了跳,可还不待洪遵说话,一路护送他前来的延祥军都虞候郑庆已经跳了出来,恼火的对着沈敏指责道:“大胆,洪官人乃是官家近臣,可不是我们福建路的官员。你如此无礼,莫不是想要藐视朝廷吗?”

洪遵心中一动,干脆站在原地袖手看着,想知道对面这位少年如何应对郑庆的质问。沈敏不顾父亲和几位保安社头领给他的眼色,只是端详了一下跳出来的郑庆,便咧嘴笑着说道:“我道是何人,原来是郑叔父也过来了。未曾问候叔父,倒是我失礼了,不知大郎的脚伤可好了许多?”

郑庆的气势顿时弱了下去,他的大孙子此前同保安社在海上接战失利被俘,要不是对方心存仁义,他就要白发人送黑发人了。哪怕对方现在还是盗贼,这救命之恩也不能揭过不提,否则今后谁还敢和他交往。

硬生生的受了对方一声叔父,郑庆觉得自己口里比黄连还苦,他还不得不低声回道:“大郎已经能够下地行走,多谢三郎当日救援之德。不过一码归一码,我现在可是为了王事而来,不问私谊。”

看着郑庆气势全无的回答,连洪遵都微微摇头了,果然对面的白衣少年突然就肃容问道:“郑都虞候,敢问你说的朝廷是眼下背弃父兄偏安江南受金主册封的临安朝廷呢?还是窃据中国沫猴而冠的胡人朝廷呢?还是亡于靖康二年四月为华夏之主的大宋朝廷呢?”

郑庆虽然是跟着郑广投降朝廷的海贼,但这十多年来也不是在官场白混的,他怎么敢回答沈敏问的这道送命题。他只能紧紧闭上嘴,向此行的主使洪遵望去,希望对方能够出面给自己解个围。

洪遵望着这个被阳光照射下的白衣少年,心知自己是遇到了一个大麻烦,他这次的招安之行显然不同于以往,绝不是走走过场就能把这保安社纳入朝廷治下的。直到此时,他才算是认可了,保安社有和自己谈判的资格。

他突然伸手抹了一把额头上冒出的汗珠,转而对着一旁正发呆的沈大将微笑着说道:“沈社首果然有个好儿子啊,兴沈家者必三郎也。不知教导出三郎的老师是谁,可否请沈社首引见一二。”

看到这位年青的文官不仅没有因为儿子的问题发怒,反而还和颜悦色的同自己说话,沈大将赶紧顺着洪遵的语气说道:“多谢官人称赞,小儿顽劣,倒是让官人见笑了。李教书,快过来,官人要见你呢…”

有着沈大将的出面,刚刚剑拔弩张的气氛顿时就被掩盖了过去。看着李老夫子对着洪遵点头哈腰的,好似真遇到了什么贵人一般,沈敏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衫,也是深深的叹了口气。

没有官身,又不够年纪,哪怕他拉拢起了保安社这个团体,又出谋划策击败了福建路的官军,兵围泉州城,强迫泉州官绅交出了45万贯的赎城费,他也依然不及一名绿袍文官那么有话语权啊。

然而就在沈敏唉声叹气的时候,和李秀才谈了几句的洪遵却频频抽空打量着他,因为他已经了解这位李秀才肚里并没有什么经世济民的学问,最多也就是能教人认识几个字而已。若沈敏之前说的这些见解都是自己自学而成,那真是良才美玉蒙晦于山野了。

发觉李秀才不过是沈三郎的挂名老师之后,洪遵也就没兴趣同这位老夫子继续攀谈下去了,他回首望着沈大将说道:“沈社首,你看今日天气这么闷热,我这身衣服有些厚实了,能不能找个地方让我沐浴更衣,也好爽快一些再和你们谈正事。”

沈大将这才一拍自己的脑袋,大声赔罪道:“你看我这榆木脑袋,只顾着带官人你四处瞎逛,也不知道让官人你先休息休息。这台湾的天气就是闷热无比,也就傍晚的时候才会凉快下来。三郎,你带洪官人去堡内休息,把你的房间让出来,这堡内也只有你的房间还算整洁了…”

在父亲的催促下,沈敏不得已只好慢悠悠的走了过来,老实说他一点都不想把自己的房间让给别人,这可是他花了数年功夫才弄出来的一个安乐窝啊。

洪遵则好整以暇的跟在了沈敏的身后,连推辞都没有一句。从这处小学往东南去,很快就到了村寨的另一个出口,洪遵这才发现刚刚沈大将所谓的堡是什么。这是一个由三丈宽护城河围绕的堡…应该是一座方圆里许的小城了。

只不过这座城并不是四四方方的城市,而是在四个角上凸出了一个圆形的角楼,使得整座小城变成了一个不规则的多边形。整个小城建在了一个约丈许高的土台上,这使得小城的城墙虽然只有丈余高,但站在外边看去却足足有两丈多高,入城的通道也因此修成了一个50余米的斜坡。

当洪遵过了木桥走到城门洞前,不由自主的停下来观望了一下周边,发觉两侧凸出的角楼正好对着自己。他又回想了下护城河两边的护坡,这才发现这是一个设计的极为精巧的防御工事。

敌人若是想要进攻这座小城,就要先受到两波城墙上的弓弩攻击。而退回去的话,那面近乎垂直的护坡将会成为溃兵逃亡最大的阻碍,城墙上的守军可以毫无顾忌的对着壕沟内的败兵进行射击,这真是一个用心狠毒的设计啊。

就在洪遵思考着这座小城的设计时,却听见有人向他招呼道:“洪官人,你是不是有些不舒服?我刚刚已经叫人去准备绿豆汤了,你泡完澡后就能解解暑气了。”

洪遵看着前方停下回头向他询问的少年,摇着头说道:“只是站在这里感觉凉快了许多,便不由想多吹吹风。”

沈敏不疑有它,也是点了点头说道:“门洞这边因为有穿堂风,最是凉快不过。不过还是比不上泡完澡喝上一碗冰豆沙爽利,官人还是尽快跟上来吧。”

洪遵笑了笑便继续举步向前,穿过了门洞之后他才发现,这座小城内分成了东西两个部分,西面较为空旷,东面是成排的青砖瓦房,中间则是一幢三层高的砖木建筑,光是从正面看去,底层就超过了20个窗口。

虽然他能看出,这座小城似乎尚没有完全完工,另一边的城墙处还有人在施工,但光凭现在他所见的防御工事来看,官军恐怕是很难轻易攻下这座城堡了。至于岛上的那些土人,恐怕更是拿这座城堡没办法,保安社据有此地,果然是难以放弃的了。

猜你喜欢

  1. 都市小说
  2. 玄幻小说
  3. 言情小说
  4. 灵异小说
  5. 热门作者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